快捷搜索:

我可以过得很好

[一]

天空变脸的前奏,云很低,风很狂,全世界一片都在乱舞。

望天,乌云压城城欲催,仿佛能感觉到头顶的重量,呈崩塌之势。有时,真的期待一场亲见的毁灭,但愿自己能微笑着无忧无惧。

天空划过道道闪电,瞬间亮起,又迅速消失,让人看不到来处,亦望不到去处。看似来去无踪的行走,却已穿越千年的远。

远处的田野,劳作的人们弯腰弓背手脚麻利,不一会的功夫,那秧苗就横排竖直在田里绿意飘荡,亭亭玉立的风韵,透着无限的柔软生动。

绿的田野,绿的山岗,绿的溪水,绿的村庄,如此盛大簇拥的绿,羡慕得让人落泪。只是怎么也想不明白,为何心中的冰山一角永远是绿的荒丘?

近处阳台上或粉嫩或艳红的小花,煞是抢眼,若心上的刺青,或是胸口的朱砂,看着心生疼痛。这艳丽,明晃晃透着炫耀与嘲解。我,不得不认输。

更喜欢,那道路两旁无名的白色小花,别有一番风味。它们长在草丛里,长在步履匆忙的路边,容易被人忽略和践踏。可这样自顾自的生长和美丽,若晶莹的雪,若圣洁的芦花,若轻盈的飞絮,单薄而骨感。

成长,是很辛苦的事。这违背初衷的成长,只能眼睁睁任其血肉模糊支离破碎,被时光凶狠地撕扯着,快乐悲伤漫天飞舞。这不得不成长的成长,竟庆幸地让自己一次次从伤害中死里逃生

太过执拗的女子,难得灵魂出窍。锦瑟华年,是我不敢盈握的灿烂。日子,安静颓废得没有尽头,却象着了魔欲罢不能。即使这样,竟也愿意把它过到极致。

身边人潮熙攘,处处欢歌笑语,那热闹让我不知该置身何处。外甥在身边叽叽喳喳话语不休,一脸的天真稚嫩,干净无邪的笑容漾开心中唯一真实的暖

天地之宽,难寻栖身之所。红尘一遭,跌撞跋涉过后,只剩茫然四顾的彷徨,迈不开脱缰潇洒的脚步。

[二]

许是真的老了。

一缕阳,一阵风,一滴雨,牵扯着思绪万千。

一句话,一个表情,一个场景,顷刻间情绪泛滥。

回忆,看文,写字,似乎已是我今生能做的仅有的事。放纵着低靡,笔尖的游走,无预兆的泪流,找不到理由。

想念,是很苦的事,蚀骨般的残忍。不愿疼痛地去想一个人,我以为想念可以被替代。于是总喜欢一个人去到陌生的地方,或是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闲逛,让自己没有力气去想念。

掌心还残留握过的暖,身体滞留曾相拥的余温。而那眉眼,那温柔,那笑靥,就这样不经意地跳出胸口脑际,清晰如昨,蹿动着不安分的心。原来,我一直靠这些活着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