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我还在原地

那年冬天,天气很寒冷,大雪飘落的时候,杂乱的一如人们当时的心情。

她叫温恬,是一个孤儿,但她依靠撰写小说和文章过上了好的生活。那时她还是一个十六岁的高一新生,那时的她很娇小,时常让人觉得只要一阵风过来便会将她吹走,她畏寒,就算是炎热的夏天也无法将她的身体温暖。

常常有人说,体寒的人心性凉薄,也却实是如此,至少从表面看来她看起来是一个很难接近的人。

她只有一个朋友,唯一的一个。

但也是她的这种凉薄吸引了他。他叫林烨,那时的他是一个校园风云人物,人称校草的那一类人物,一次的校运会上他无意间注意到了她,那时的她多么娇小,整张小脸都被埋在了一头黑亮的整齐短发里,或许是身体有些发冷,所以穿得有些厚,但那也是毛茸茸的一团,特别可爱。

或许是她本身特别敏感,所以在他盯着她的时候转过了头。也正是这一次的转头,成就了他们半世的纠缠。

他开始对她发起猛烈的追求计划,没有耀眼的玫瑰花,没有风骚的追求仪式,没有意外的相遇。有的只是在早餐时的两个热腾腾的大肉包,下课的温和关怀和下雨天的温馨暖手。她的体寒,但他却时时刻刻像一个大暖炉一样。

她太过理智,坚信两人不会有好结果,因为生活的环境不同,价值观念不同。她看过太多太多的悲剧,写过太多太多理智的话,所以她坚信。

他却什么都没说,只是一次次用温暖感动她,她赶他,他却粘着她,像是要誓言永远一般。

高三,他们一起参加高考,那没有他的三个月里,她时刻提醒自己两人不会有可能,她很凉薄,所以渐渐习惯了没有他的日子,只是将他葬在心中最深处的地方。

大学开学,她出版了第一本实体小说,赚了不少钱。大学新生中,她意外瞥到了一个幽静的角落,是那熟悉的身影。

本以为忘记了,眼泪却先比感知砸落下来,接着是难言的心痛。他也转过头像是感觉到她的心意一般冲过来将她搂在怀里:傻瓜,我早注意到你了。我们考入了同一所大学,是缘分吧。

大学,他们便在一起了。

她一样的写小说,而他,说是要适应她的生活,所以每天会给人打工。

二十六那年,他们都稳定了下来,不期意外,他向她求了婚。她没有答应,因为他的妈妈来找过她,说要她离开,不为别的,仅是因为她是孤儿,不相信她的人品。

他没有再向她提起,只是温柔的关怀着她。

三十五岁那年,和家人死磕了近九年的他终于被同意和她结婚,她没有再拒绝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