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,我与一位好友之间的最后一点物质上的羁绊在刚才断离了。他是自由的,一年多来,我从不会给他上锁,今天他从我的世界消失,我理解为他飞向了你的天堂。

两年前,也是在这个季节里,好友将他和钥匙一起交给我,一是当做离别礼,再是为他找个归宿。一把钥匙是一个故事,从接过的那刻起,我都会一直保存。来到我这时,据我所知,已经是他第三次易主,他不在年轻,但骨骼结实,黑色的外衣只有零星残缺,白色的纹路和字验证了他不俗的出生。

朋友们走后,是一个人的实习,每天来去20里路,我靠他往返于两地, 炎炎夏季,我热得冒汗,他咯吱喘息,两个月下来,我被摩托车撞倒几次,他的钢圈被磨坏一个。

回到学校后,除了要外出,除了上课地点太远,他长期被锁着。直到后来问过好友,就不锁了。

接下来的时间,他像一匹年迈的马,不受控制,被尘土蒙上了灰装,被大雨冲刷地光亮,陪我从绿树春花旁走过,陪我在人群里驰骋闪躲,老马识途,你如果需要,就呼唤。

好友后来有一匹新马,新马哪有老马听话,当你现在呼唤他,你在等待,你已回不来。钥匙我留下,一些画面我也留下,你若能等,我就不忘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